情难自禁地喜欢上伏八~

三次元工作的那些事-审计篇一

       工作快四年,五年了,从做大学老师到某公司的会计主管,经历着很多不同人和事,读会计,教会计,做会计,一路基本就这么走过来,真的没怎么亲身做过审计的事,但接触的审计多了,发现这个行业里也挺多自以为是的小白的,所以想吐槽一下~!

       想吐槽我接触过的审计已经很久了,促发我想写文的事因为最近我家公司需要找个会计,来了个四大会计师事务所的孩子过来面试,连同我们的人事主管一起初试的时候,我们的人事主管说:“怎么这四大的人都那么拽啊,感觉她说话的时候都挺目中无人的,不就是个发对账函的吗?”听到这样的声音我说不奇怪,我跟着他们打交道都两年,每次来的人都是这么拽,但我却觉得他们都很小白,可能觉得我们这些当会计都没他们专业好学历高吧,一开始的态度和给人的感觉都是高高在上的,然而我都习惯他们那套了,我都没感觉了。然后我们的人事主管还一面惊讶的看着我。

       可能在四大工作过的人会觉得我这样说有失偏颇,但我不针对全部人哦,我上头公司财务部的那堆经理啊,基本都是四大出来的,很有料也拽得要命,但我偏偏这两年遇到的都是明明是小白也跟着拽得要命,我想吐槽的是这堆人。

      先说说我第一批看过的审计吧,第一年遇到的审计是我国四大会计师事务所的,立X,我当老师的时候挺喜欢用他们的教材,简单易懂啊,容易教学生。这位从立X来的审计其实还挺专业的,不过就没什么职业道德,就来我们公司做个外部审计还要对我们公司的领导阿谀奉承而且加入我们公司的人系内部办公室政治,把人家的会计都骂得哭了。而且这位审计师很会刷滑头,经常跟我领导打报告说我资料没给他,说我工作不合作,最后在我的QQ邮箱里互骂了一顿,最后我把QQ截图和邮箱发送的痕迹都截图给领导看了,才跟领导说这是误会。当然最后这位审计师也不好过,讨好了这边领导就得罪人家另外一边的领导,还要被审单位的会计帮你发询证函,违反了一些审计工作的原则,被人家打报告告到他上司那,接着就没跟我们公司审计的最后工作了。从这个人身上我就学到一件事,发QQ传文件是不够,一定要发邮件,死也得留个尸体,防止别人不认账,你发QQ文件人家可以说收不到的,发QQ邮箱他就只能说找不到不会说你没发过~

      第二年公司换了审计公司,变成了国际四大会计师事务所,德X。说真的,我在国外读会计的时候也挺想进四大的,多牛啊~后来听到从四大出来的人都说累出病了,我还是想好好把握自己的生命的,所以还是先回国当老师吧~回来这边,我本来真心觉得四大的都很牛,毕竟我的领导也是四大出来的会计师,我也真心佩服他的。但过来审计工作,我遇上都是一群小白。四大应该是有一套工作流程的,跟国内的审计很不一样,但是却缺乏对行业的理解,都一根葱似得照搬书本,一句话:太死板!第一次跟他们合作,每次问的问题都很白痴,例如,因为我们是批发商,商品有代理权卖给客户的,他硬说我这些商品是代销商品,不属于我家的存货,还拿着存货的定义跟我争论说这些都没给钱,还可以退货的,风险没转移不能算是你的商品。我说:怎么没给钱,可以退货这些就是风险没转移的证据呢?我的合同是购销的合同,没给钱是我的付款方式问题,可以退货就说不是我的商品,那你给我定义怎么才算是风险转移了?这下抛书包抛得他不知道怎么回答我,只能跟我说那我回去跟领导商量商量。再来就把抽样凭证的工作都丢给我了,说让我帮他写一写他这些抽查的凭证的送货单,出货单的详细资料,我就奇怪了凭证都在那里你就翻不出来吗?但是我说过,我不了解审计的工作范围,还以为这些都应该是我干,也帮他干了,差点没连底稿都让我写了。后来我领导知道才说我傻,这些事他们的工作你干嘛帮他做。然后我才发现我也是真笨了!预审,终审到出底稿,德X整整帮我换了三波人,连负责的项目经理都换了,预审给的资料全没了,终审的人找不到,到出报告了我还要解释初审解释了的问题,资料是给了一遍有又一遍,整天说我没发资料。经过上一年的经验我可是学乖了,每次都是发邮件的,不过他说邮件收不到或者是说之前的同事走没资料没转移。我就奇怪,他走没转你资料是你们内部工作交接的问题,还要我帮你擦屁股?但是碍于我要上北京决算了,没审计报告我干不了活,又得花我一天时间整理资料让他们出报告了。这年我学了一件事,就是发邮件不能只针对本人,你每次发邮件的时候得把他抄送给你领导,给他领导,抄送得越多越好,避免人家说没收过然后又向你领导打报告了!

       第三年,还是德X,我发现,他们真心不熟悉我们的行业,第一年问的问题第二年继续问,大哥啊,这是整个行业的规律和潜规则,这些第一年问没所谓,你都帮我做第二年的审计了还问?上年做的时候你们就没底稿的嘛?要不要我拿个复录机出来准备下年再回答一遍?看上一年的解释不就行了嘛?今年来了个更死板的,我们公司开多了一件零售店,按理说,批发行业有批发行业的规矩,零售有零售的规矩,有些事是两个规模不通用的。例如,销售合同。德X的小妹妹跑来问我拿零售店的销售合同,我傻眼了,我说:小姐,我们是零售啊,还有合同啊?难道你去超市买根火腿肠还跟人家超市先定个销售合同再买? 这小妹笑了笑,说:没就算了,不要紧。 敢情你还要紧了,问个问题能不能先带脑子,别拿批发的那套来审计零售!再来一个例子就是盘点,小审计问我们有没有票据,我们说没有,她说怎么会没有呢?我说为什么一定要有呢?然后她说没有我怎么盘点啊。我说,那就不盘就是啦。她接着说:那我得问问领导究竟要不要走替代流程.......要了我的老命了,没有走什么替流程啊,想怎么走啊!谁来告诉我啊!!再来一个例子,说我暂估商品把商品的税金都估计进去了这种做法有虚增资产的嫌疑,然后我说,你把税金都踢出来我跟别人对账的时候就永远都对不平了,你以为人家就不收你税金?要么就别做商品暂估了!这个时候才说,我们自己内部在商议一下。

       这写年我就学到,其实四大的审计真的一点都不神,可能因为我领导是个很厉害的审计所以我的幻觉都觉得四大都应该是这样子的,但是跟我接触就算是考上了CPA也真的是死读书的人比较多,压根就不了解一个行业的现状和信息,就是没把审计这活跟一个公司的实际状况结合起来做,做得太虚了!就像我开头说的,四大的人都有自己的骄傲,每次来的人都觉得自己挺牛的但是在我看来却不了解会计的实际工作,对会计的工作基本停留在书本理解上,觉得做账很简单没什么了不起。他们跟我接触之后就觉得我是个很能掰的一个人,吃饭了解到我的学历和资格,工作经验之后,才开始对我放尊重。所以现在就算是来了个四大,我也没觉得他一定是很有料的,毕竟每个行业总是有些很骄傲的小白,他来了,你就用你的经验打败他就是了~

评论
 

© salvia_yuk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