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难自禁地喜欢上伏八~

【佐鸣】Cos he's waiting(23)

零点一刻:

番外二:两个爸爸






01




小东西有点不对劲。


意识到这点的鸣人抬头和佐助目光短暂接触了一下,在对方眼中看到了相似的担忧。


鸣人每天晚餐时间都会一边吃一边和绚斗交谈学校发生的事。三个月以来,绚斗在表达方面有了长足的进步,平时细心观察,在同学之间有了融入感,也因此更加开朗。


但今晚不知为何,绚斗异常的沉默。


“身体不舒服吗?绚斗?”


鸣人蹲下身,仔细的打量着小东西。一开始还抿着嘴,坚持的摇头,被鸣人盯了一阵之后,绚斗眼眶迅速变红,接着就捂住脸,把两颊的湿意藏在手心里面。


鸣人有点不知所措。伸手将绚斗搂进怀里,一边安抚的拍拍小东西的后背,一边用视线询问佐助。




佐助也是一脸莫名。


开车回来的一路上虽然能感觉到绚斗身上的低气压,不过宇智波式的感应力仅止于此。离开学校前,绚斗不算太有精神,但还和往常一样和同班同学依次打了招呼——这也是鸣人教的,要是按佐助的性格,无所谓的人根本没必要理会。


小东西跟自己相处的大部分时候都很沉默,佐助惦念着快要错过和鸣人约好的时间这件事,也没怎么在这个问题上多心。


佐助把厨房收拾完,擦干手回客厅。鸣人费尽心思想要让绚斗说点什么,甚至连弹绚斗最喜欢的歌这种利诱的手段都使出来了,绚斗还是一边拼命的抹着眼泪,一边摇着头不肯吐露只言片语。


“绚斗,如果不说出来的话,问题是无法解决的。”


鸣人试图说服,但绚斗仍没有松口。


鸣人抬头对佐助无奈的咧了咧嘴。


“绚斗,先去写作业。”


佐助说着,对鸣人勾了勾手指。


鸣人的手在小东西的肩膀上轻捏了一下放开。


绚斗耷拉着脑袋,点点头,乖乖的回了自己房间。




留下来的鸣人跟着佐助进了书房,一关上门就迫不及待的问:


“总觉得很严重……要怎么办?”


“小时候看见路上一辆疾驰而过的车把一只幼猫撞飞,我曾经回家哭了很久。”


佐助低声讲述,红豆正巧从地上跳上佐助的膝头,喵喵的叫了两声,佐助漫不经心的挠了挠猫咪的下巴。


“但我没和任何人说过。那时候很粘的宇智波鼬,也没有问出个所以然。所以如果小东西不想说,勉强问估计也不会有什么结果。”


“可是……”鸣人微微蹙起眉头,“感觉不像是这种简单的理由。既然连我都不能告诉,大概也和我有关系。我只能想到一件事……”


被鸣人提醒的佐助忽然想起,不久前的家长会上,自己被一群家庭主妇围在中间的画面。当时没怎么在意……


“佐助……要是因为……”


鸣人还是第一次露出这样的表情,八字眉撇着,一脸为难。佐助无言的拉过对方戴着戒指的那只手,安慰的十指扣在一处。








02




绚斗泪眼朦胧的对着算数本,上面的数字一个也看不清。


班上同学说的话,虽然表面上不以为然,但还是不由得在意。


——“你是个没有妈妈的孩子!没有妈妈的是坏孩子!我不要跟你玩!”


不论如何强调自己是有妈妈的,也没有人愿意相信。家长会只有自己一个小孩不是妈妈而是爸爸来参加。被问到证据,绚斗拿不出来,只好装作不屑一顾的放弃这种无聊的争执。


可是关于妈妈的记忆……的确已经很模糊了。


现在作为一家人生活在一起的是父亲和鸣人。就算对男女之别只有个粗浅印象的绚斗也分得清,鸣人和“妈妈”这个角色,是不能划等号的。




绚斗吸吸鼻子,擦干泪水,一笔一划的在作业本上写起来。这些个位双位的加减法对他来说再简单不过,至少班里没有一个人能比自己算得更快更准——绚斗又想,也许是他们太笨了,嫉妒自己,才会这么排挤自己。




做作业的时间过去,一向这时候会进来送水果的人却换成了父亲。绚斗有些局促的在凳子上挪了挪屁股。


“爸爸……我做完了。”


“嗯。自己检查过了吗。”


“检查过了。”


“那收拾好课本,吃吧。”


父亲将一盘兔子苹果推过来,却没有直接出去。


“儿童节前一天我不能请假,学校的亲子活动鸣人会代替我参加。”


绚斗睁大眼睛。


“好好玩,鸣人会给你拍照的。”


“爸爸……”


“怎么?”


佐助停下了走出房间的脚步,落在绚斗身上的目光似乎带着了然。绚斗对这种颇具深意的目光有些畏缩又有些依赖。又摇了摇头,接受了这个安排。


“鸣人在等着和你一起看棒球小子。收拾好就出来吧。”




鸣人正掰着遥控器纠结。但看到小东西过来,立刻又咧嘴露出一个满分的笑容。后面的佐助对他点了点头,让他稍稍放心了一些。


虽然不知道佐助会说什么,但对这件事显然还是佐助更有发言权。


这个问题迟早都会发生。不是所有人都能像日向家一样顺其自然的接受他们这样的家庭,鸣人也算早有心理准备,但切实的发生后,他还是会些许动摇。




“我说……佐助……”


鸣人在床上翻了个身,想说点什么,先一步看穿他心思的佐助从背后把他抱怀里,在他看不见的地方留下了一个发痛的吻痕。鸣人闭紧眼睛,抿着嘴,等那种痛感消失之后,才再度放松下来。


“真是的……”


鸣人不甘心的小声抱怨。然而心里还有一丝隐隐的愉悦背叛他的嘴,从目光中泄露出来。


“小时候不懂自己为什么没有爸爸妈妈,看着别人家的妈妈会摸着小孩的头夸奖,就觉得超级羡慕。这还是去福利院以前的事。佐助,我是不是……从来都没有对你讲过?”


鸣人故作轻松的笑了笑,背后的拥抱却变得更加用力。鸣人和佐助搭在他腹部的手互相交叠。卧室里只有透过窗帘打在墙壁上的月白色的漫射光,黑暗的环境让鸣人感到轻松。


更让他感到安心的是耳后传来的平稳的呼吸声。


佐助什么都没有说。


“被福利院收养以前,我一直寄住在远亲的家里。没有父母,经常会被街区里大一点的孩子欺负。我气不过被他们整,就自不量力的去和他们打架,还用巷子里的恶狗吓唬他们。虽然最后没有人再敢来惹我,相对的也没有人愿意和我玩,总是孤零零的一个人。表亲家花光了爸妈的遗产,又觉得我是个大麻烦,后来也不愿意再继续收养我。”


“我没有一点关于爸爸妈妈的记忆,但是听他们说,爸爸妈妈之所以会死,都是我害的。”


佐助抓在鸣人小臂的手紧到让他觉得疼了,然而鸣人没有阻止他。


“很可笑吧……偏偏我什么都不记得……根本无从反驳……”


“白痴。别哭了。”


佐助忽然说。




“才没有哭……笨蛋佐助。说什么傻话呢。”


鸣人埋头将通红的眼眶藏进佐助的手掌中。


“我只是想让小东西能比我更幸福。”








03




早上起来一切照旧。


鸣人领着绚斗洗漱干净换上校服,等从浴室出来的时候,佐助已经将做好了。蛋羹软糯喷香,酱汤浓郁,饭团里还加了新鲜的蟹黄和鱼籽馅料。旁边还放着一份待包的午餐便当,里面粉嫩的章鱼香肠和鲜黄的玉子豆腐看上去很诱人。


这也是小学生之间的家庭竞争,佐助不愿绚斗在这方面示弱。


小东西埋头吃着,佐助盯着那发顶的右旋,判断绚斗目下的心情还算不错。


“樱井那边,你今天去吗?”他问鸣人。


进修结束后,鸣人第二次和井野的合作,创作实力较之第一回合有所提升,制作方加大投资,唱片的成果受到各方瞩目。


“日程上今天是不用去的,不过下午可能要去那边的录制室调设备,怎么了吗?”


“咳……我今天不太舒服。”


佐助刚说完这一句,鸣人立刻就大惊小怪的凑上来上下查看,还把脑袋靠过来试了试温度,确认没事之后才松了口气。


绚斗也一脸关心的抬头瞧。


“不是什么大问题……咳咳,只是普通的感冒。”佐助扭过头,轻咳两声,“最近工作多,而且和昨晚休息得有点晚了有关系吧。”


佐助面不改色的扯谎。


“啊都是我的错……早知道就不要扯动扯西了。那还非要起来做早餐,简单的我也可以搞定啊,”鸣人眉间蹙起一点,絮絮叨叨的,“我知道了,佐助上午就好好休息吧,我负责送绚斗去上学。然后再回来看你。需要吃药吗……我记得好像还有一点泡腾片来着……”


“……”


来不及阻止鸣人,佐助只好无奈看着对方丢下吃到一半的早餐去翻药箱。




有点担心佐助的情况,开车送绚斗的一路上鸣人都没怎么说话。甚至也没太注意坐在副驾上的绚斗若有所思的模样。


车子在学校前的第二个红灯前停下。鸣人拉起手刹,等着上面读秒。


“鸣人……”


“嗯?怎么了吗?”


老实说,他现在对绚斗任何可能说出来的话都充满警惕,有一点风吹草动,鸣人心里就一阵紧张。


“你会送我到校门口吗?”


“啊,果然还是到校门口会安全一点呐。”


绚斗低着头不说话了。


注意到红灯变绿,鸣人换挡之后缓缓踩动油门。


“可以……只送到下一个红绿灯吗?”


绚斗的声音很低,在嗡鸣的发动机背景下辨识起来有些困难。


鸣人甚至以为自己听错了。


“下个红绿灯?你要自己走过去吗?真的ok吗?”


“……”


绚斗在想出门前父亲递来的那个颇有启示意味的淡淡的眼神。


“我要怎么和老师还有同学说鸣人的事?”绚斗问。


鸣人愣住了。


才反应过来佐助早晨或许是故意装病让他来送的。而小东西也领会到了这一点,在要不要让他在同学面前出现的进退两难之间挣扎。


鸣人看了眼时间,减速把车停在了路边。


“呐,绚斗是怎么看我的?”


“……鸣人是鸣人。”


小东西撇开的眼神里藏着执拗的情绪。


“如果……”鸣人踌躇了一下,选择了后来他认为的最糟糕的方式问,“如果我走了,让爸爸再给你找一个妈妈好吗?”


绚斗猛地抬头朝他瞪大眼睛——巨大的委屈汹涌而来。他朝鸣人扑过去,搂着鸣人的脖子哭得泣不成声。鸣人知道自己做了一件很自私的事情,心疼与愧疚之外又多了更多泡发的甜味。他将小东西柔软的身体抱在怀里,轻声哄着。




绚斗一听到鸣人说要走,之前经历过的深刻印象再度直击心头。绚斗也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就控制不住了,但一想到会像上次那样再也见不到鸣人,心里纠结的念头就全都无影无踪,只剩下委屈和难过。




“我不要妈妈了……”鸣人的脖子彻底湿了,绚斗还在抽泣,“鸣人不要走……我不要妈妈了……他们都说我没有妈妈……我说我有却没有人相信……我不要妈妈了……我有鸣人……鸣人……”


鸣人心都要碎了。


也恨自己说出这种话来威逼小东西说真相。


哪个可恶的家伙敢说我家绚斗没有妈妈——这个念头在脑海里火烧火燎的,引得鸣人烦躁难安。但好歹终于知道是怎么回事了,鸣人定了定神,对小东西做了好几遍保证。


小东西逐渐平静下来以后,鸣人像之前和宇智波约法三章一样,教给绚斗对付这些无聊家伙的办法。


嘿!说来心酸,谁让鸣人这方面经验比较多呢。


“绚斗,听好了,你记住,如果谁敢嘲笑你没有妈妈,不要争辩说自己有,你要理直气壮的回击他,反问他‘我有两个爸爸,你有吗?’,铁定把他噎得妥妥的!”


“要是有人问你,其他人家都是一个爸爸,为什么就你一个人有两个爸爸,你也不用解释,用‘因为我是好孩子你是坏孩子’这个理由甩他一脸,咳不,是给他一计全垒打。然后冷哼一声,掉头就走就行了。”


“绚斗这么好看,说这个肯定没问题。再有谁欺负你,回头我去替你揍他!”




鸣人说得兴致勃勃眉飞色舞绘声绘色,绚斗从手指缝里看他这个样子,觉得鸣人出主意的样子特别帅又特别好玩。


“那……鸣人也是‘爸爸’了?”


绚斗捉住了问题的关键。


“额……这个……”说起实话鸣人有点心虚——他可没和宇智波报备过这件事。于是就装模作样的解释:


“那都是说给别人听的,让他们别欺负你。可别让你爸爸听见。他对这个称呼有执念,万一露馅,我们就要一起被打屁屁啦。”


打屁屁是佐助和鸣人最新开发出来的惩罚措施。


“嗯!我知道了!”


绚斗作出一副同仇敌忾的样子,攥了攥拳头。


其实私心里,绚斗觉得叫鸣人爸爸也挺不错呢——有两个爸爸这件事可不是谁都能做得到的。


像鸣人说的,绚斗一时觉得自己厉害极了。






TBC




看剧场版,佐助和鸣人对孩子的态度方式,还是蛮有差别的w


宇智波·腹黑·佐助,养了一只同样腹黑的儿子w

评论
热度 ( 97 )
 

© salvia_yuki | Powered by LOFTER